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贵州百灵频繁跨界业绩遭反噬近年多次被问询关注 年内共减持39次

来源:投资者网     时间:2020-10-28 11:38:37

自疫情以来,不少蹭热点的上市公司纷纷冒头,被称为“苗药第一股”的贵州百灵企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贵州百灵”,002424.SZ)这一次蹭热点的方式很是“打脸”。

先是宣称,公司旗下有两款独家药能够治疗新冠,待公司股价大涨之后,受到药监局介入之后,随即再“秒删”相应的文章。

不仅如此,贵州百灵还是一家因跨界而被拖入困境的上市公司。9月,公司的实控人姜伟及一致行动人姜勇,还因为被强制平仓而导致被动减持,并且还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贵州百灵被问询已高达十次。而这一次,贵州百灵却一再地延期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苗药第一股”怎么了?如此操作,是否意味着姜伟想放弃实控人的地位?就相关问题,《投资者网》联系贵州百灵相关人士,并未得到任何回应。

近年多次被问询关注

近期,贵州百灵因为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因被强制性平仓而导致被动减持,从而被深交所关注。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公司今年以来持续第三次被关注了。先是今年5月份,因为蹭“防疫”热点也被关注;再是6月份,因为控股股东及关联方交易问题而被关注。

此次,深交所是在十一假期前给贵州百灵发的关注函。要求说明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姜伟将其所持11%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华创证券行使一事是否触发对公司股份的要约收购,华创证券是否会继续增持股份或受让表决权。

随即,《投资者网》就上述事宜联系贵州百灵相关人士,但并未得到任何回复。不仅如此,贵州百灵针对本次深交所的关注函,也是一再地延期回复。这一举措,不得不让人对公司产生怀疑,贵州百灵到底是在隐藏什么?

此前,贵州百灵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姜伟计划将持有的贵州百灵11%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华创证券。根据9月27日公司发布的权益变动书,在此次交易前,华创证券及其管理的资管计划已持有贵州百灵11.43%的公司股份,交易完成后,华创证券则拥有22.43%股份的表决权,姜伟则拥有45.75%的表决权,仍是公司实控人。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2月,贵州百灵曾与与华创证券、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签订了《民企支持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该份协议中,华创证券拟通过其管理的纾困资金为公司提供总规模不少于18亿元的资金支持,纾困基金存续期为3年,可延长至5年。此举的目的为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专项用于解决股票质押率过高的问题”。

可即使如此,贵州百灵的质押困境也并没有多少缓解。

另外,引人注意的是,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贵州百灵总共被问询、被关注十次有余,几乎是每年都会被问询、被关注两次。实际上,自2014年起,公司每年的年报都是被问询的焦点,真是成了“专业户”。

一年来共减持39次

这一次,贵州百灵再次被关注,与其实控人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姜勇有关。从去年年底开始,姜伟就陆续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股票,当前其持有公司股票质押的比例已经接近九成。

具体来看,2019年11月,贵州百灵发布控股股东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称,姜伟预计在3个月内以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4233万股。

2020年3月,公司披露公告称,姜伟在2019年12月17日至2020年3月12日通过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共减持1641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163%。

今年7月,姜伟再一次宣布减持计划,其在8月24日至9月18日间累计减持2085万股贵州百灵股票。根据贵州百灵日前公告,截至2020年9月18日,姜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119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84%;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89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63%;合计累计减持占公司总股本的1.48%。

而作为姜伟的一致行动人和弟弟,姜勇在9月17日接到中国银河证券发送的通知,其质押给银河证券的部分公司股票因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共涉及被动减持股数为36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0.26%。

贵州百灵公告称,姜勇因触发与银河证券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其股票可能存在再次遭遇强制平仓的风险。

根据Wind数据显示,2019年10月22日~2020年10月22日,贵州百灵共计出现39次减持,共计减持6757.31万股。减持的股东主要为姜伟(高管)、姜勇(高管),合计减持数量占总减持数量的100%,其中姜伟合计减持数量为6390.31万股,解禁股占比为0.00%,占总减持数量的94.57%。

截至2020年10月22日,姜伟为第一大股东,持股59215.42万股,持股比例41.96%;姜勇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5230.12万股,持股比例10.79%。

频繁“跨界”业绩遭反噬

贵州百灵是一家集苗药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医药上市公司,2010年该公司挂牌深交所中小板,其实控人和董事长姜伟在贵州百灵的发展上起着决定性作用。上市之初,贵州百灵大批量地投放广告,以此来提升公司在市场上的知名度,同时也使其销量飙升。

胡润研究院曾在2017年10月12日发布的《36计胡润百富榜2017》,姜伟家族还系当时的贵州首富,总资产达到了165亿元,位居全国第189位。

数据显示,2020年2月26日,姜伟家族以9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2020世茂深港国际中心胡润全球富豪榜》第2142位。2020年5月12日,姜伟/姜勇以73.5亿元财富位列《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第428位。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贵州首富落到如此地步?或许这与其无限制地跨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2013年,贵州百灵宣布使用3.95亿元超募资金,建设胶原蛋白果汁饮品、中草药草本植物功能饮料投资项目,进军饮料业。随后,姜伟买下贵州嘉黔地产90%的股权,进军房地产行业。

再接着,姜伟在贵州安顺投资10亿元,打造五星级安顺希尔顿饭店,甚至引进巴西“阿莫特”机型,跨界投资飞机制造项目。

这一系列无止境跨界,给贵州百灵带来的却是业绩持续性下滑。

根据Wind数据显示,近三年来,营收增长率呈波动下降趋势,净利润增长率呈持续下降趋势,净资产增长率呈波动下降趋势,总资产增长率呈波动增长趋势,其中2019年度,公司营收增长率为-9.13%,同比有所下降,低于同期行业的平均水平10.22%;净利润增长率为-48.72%,同比有所下降,低于同期行业的平均水平-15.11%;净资产增长率为5.61%,同比有所下降,低于同期行业的平均水平14.64%。

再看今年业绩情况,据半年报数据显示,营业收入为12.8亿元,同比下滑5.42%;扣非归母净利润为0.95亿元,同比下降55.32%。公司日前发布业绩预告称,前三季度营业收入21.1亿元,同比增长5.3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2亿元,同比下降21.13%。

对贵州百灵的大幅度跨界投资,并不如看起来那么美,而是让公司业绩遭反噬,将实控人拖入资金泥潭,面对未来,贵州百灵的路到底将会走向何处?目前尚未有答案。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